健康,从心开始

发布时间:2018-08-16 08:36

·心理和身体有着玄妙又密切的关系
·他的一系列躯体症状都来自他在工作中产生的不快
·健康的心理和健康的身体相辅相成

       今年二月,我以一名心理医生的身份参加了“北京首届抗寒极限挑战赛”,在零下20度的低温下,赤身抗寒4小时30分49秒,获得男子组冠军。当时有记者好奇地问我:“王先生,您是不是有特异功能啊?”我说:“特异功能我是绝对没有,但我的职业是心理医生,我的研究方向是心理和身体的关系。根据我的研究,冷这种生理感受和自卑、孤独、失落等心理感受相关的,正是因为我能克服这种心理,所以我的抗寒能力比一般人要强,这并不奇怪。在我平时的工作实践中,也发现有许多生理疾病,通过心理调整,可以取得很好的疗效。”

       李文江就是在电视里看到这段采访后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到我的。

李文江自述:

       我吧,也没有什么大毛病,就是头晕、颈椎疼、低头和仰头都很困难。快两三年了,最近这段时间越来越厉害,去医院做过好几回检查,也查不出原因来。医生说是因为我长期伏案工作导致的。我是广播电台的编导,经常要写稿子什么 的。他们给我开了点儿膏药,让我加强运动,可是都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      那天在电视里看见记者采访您,王老师,说实话我不太相信您的话,但又想好歹试试吧,万一能有效果呢?因为这些病虽然都不致命,但实在是很痛苦很麻烦。我主要是不太明白通过心理调整怎么可以治病呢?这种方法有什么科学根据吗?

       面对李文江的疑问,我解释说:“人的不同心情对身体会有不同的影响,这种影响是有规律可循的。中医里就有‘恐伤肾’、‘忧伤肺’、‘喜伤心’、‘怒伤肝’之类的理论。”“那我问你一个问题,”李文江打断了我的话,“几年前流行的‘非典’传染性很强,但是为什么有些人被传染上而有些人没有被传染?既然人的疾病和心理有关系,你怎么解释这个问题?”“这个问题问得好!”我笑了笑接着数哦,“现在很多人都说是否传染疾病和个人的抵抗力强弱有关系,事实上抵抗力的强弱就存在着心理因素,这种心理因素分为原发心理和继发心理。举个例子,肝炎的原发心理是愤怒、委屈等等,如果你有这种原发心理,又恰巧碰上了传染源,你就很容易被传染上。被传染上以后,如果你很坦然、乐观的面对,你就恢复的快;如果你很害怕、紧张,那就恢复的慢,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。这种坦然、乐观或者是害怕、紧张,就是继发心理。现在很多专家劝告公众要以平常心面对各种突发的疫情,切勿恐慌,是很有道理的。说起人的抵抗力,这是一个很综合的概念,比如如果你没有愤怒、委屈等心理,那你对肝炎的抵抗力可能就很强,但你存在着其它的负面心理,你对这些负面心理容易引发的疾病就不一定有抵抗力。通常大家说一个人抵抗力强,就认为这个人对所有的疾病抵抗力都强,这种说法太笼统了。”

       李文江对我的讲解将信将疑,又问:“道理上讲是这么回事儿,那我的颈椎疼呢?和心理有什么关系?”我进一步分析:“我猜,你在平时的生活和工作中大概是一个很倔很固执的人,遇事一条路走到黑,不爱回头;你看不起领导,心里对他很不服气;而且你性情耿直,宁折不弯,痛恨那些见风使舵、溜须拍马的人……是不是?那么你的这些心理活动与性格特征和你的颈椎疼、低头和仰头有障碍有什么关系呢?想想看,无论是‘回头’、‘低头’还是‘抬头’,它们的活动点都在脖子上。要知道人有时候是用身体来满足、平衡自己的心情的——你遇事不爱回头,对领导的权威不肯低头,你不认为领导是高高在上的,自然不愿意仰头看他,于是你的身体为你找了一个借口,那就是:我无法回头、低头和仰头,因为我颈椎疼,回头、低头和仰头都有困难——你看我叔偶读对不对?”我笑着问李文江,他瞪大眼睛看着我,吃惊的说:“哎哟,王老师,您不是有千里眼吧?怎么我的情况您都了解呀?真的像您说的那样,我正为和领导的关系烦恼呢!”

李文江自述:

        我现在在电台做节目编导,这个工作是我特别喜欢的。从今单位的第一天起,我就在心里暗暗下决心要做出一番成绩来。别的我不敢说,但说我的敬业精神,台里就找不出第二个人来。这一点从收听率上也可以体现出来,我负责的那档节目,收听率在全台所有的节目中名列第二,名列第一的是新闻。
       现在想想,就是因为我对节目太认真太用心太追求完美了,所以才会有那么多麻烦。特别是我们主任,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,你说他什么都不懂吧,毕竟在这行理他也干了十几年了,算一个前辈了,可是她做出来的那些事儿吧,让你啼笑皆非。
举个例子吧,前年,我们市里举办了一个旅游文化节,因为我做的那档节目主要面向的受众群是普通老百姓,所以我采访了很多老百姓对这次旅游文化节的看法和感受,采访效果特别好。但送审的时候,主任提出来要加两段冠冕堂皇的市长讲话,会是什么感觉?全都变味儿了嘛!我说什么也不同意,和他解释了半天,他就是要加。如果我是一个马马虎虎的人,可能也就妥协了,偏偏我又是一个将节目视作生命的人,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好端端的一档节目被糟蹋了呢?最后我决定先斩后奏,我将主任的意见瞒住了,让主持人还是按照原来的内容播出。节目播出以后,听众反响特别好,但主任气疯了,他说从来没见过我这么胆大的,让我停职检查。你说我凭什么写检查啊?我又没做错事!后来还是台长出面打了个圆场,让我写了份情况说明才算完事儿。
大概就是因为这么个“过节”,也因为我不会巴结人,我们主任就处处和我过不去,每次开例会报选题的时候我都提心吊胆,只要是我报的选题,他总要挑一些毛病或者干脆“枪毙”,气得我呀!最可气的是今年的全国广播节目评选,他说我选送的作品时间超长了,不能参加,后来我一打听,根本就没有超长!真是小人!

       说实话,他越是这样越让我看不起,越让我恶心,一看见他我就血流加速头脑发胀浑身肌肉紧张,所以除了迫不得已我尽量避免和他有接触,当然这样下去也不是个长久之计,毕竟他是我的主管领导,我和他的关系闹僵了很多工作都不好开展。有时候我真想辞职算了,但是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,凭什么要放弃呢?我一走不就称了他的心么!

       李文江的经历在年轻人当中很有代表性。现在的年轻人很多受过高等教育,他们理想远大,对工作充满热情,一门心思往前冲,却缺少“迂回”和“让步”的智慧与胸怀,结果路越走越窄,就像钻进了牛角尖里进不去出不来,弄得自己身心俱疲。我让李文江回家以后好好回忆,好好去体会自己的心灵,看看在过往的日子里有哪些事情是让自己内心不平静不舒服的,然后将这些事情写下来带给我——我将这种方法称为“写病法”。
       李文江第二次来的时候,带给我整整三大张写得密密麻麻的治,上面大部分都是他和主任之间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。我就一件一件和他交流,帮助他拓宽思路,从各个角度去想问题。比如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主任让他写检查的事情,我对她说:“你想把工作做好,这是没错的,主任的出发点肯定也和你一样,试想想哪位领导希望自己手下的员工把工作做砸?你们最初的分歧在于,他让你在节目里加进市长的讲话而你不统一,那你有没有试过以一种请教、探讨的姿态去和他沟通呢?如果他还是坚持,你就听他一次,这样他会觉得你很尊重他,在你这里他不需要证明自己作为领导的权威,下一次她可能就会听你的了。毕竟你又不是只做这一期节目,以后展现自己才能的机会多的是,但都需要领导的支持呀,一次小小的让步可以为自己今后的工作争取更大的余地和空间,是不是很划算?另一方面,你有没有从他那个角度去想想,尝试着体谅一下他的难处?你考虑的是节目,他作为领导要考虑的除了节目本身,还有很多节目以外的因素,他这样要求当然有他的道理。再说他是领导,让你服从是天经地义,可是你不但固执己见,还擅自播出节目,这就是大大的不应该了。没有哪位领导可以容忍这一点,所以它让你写检查,你乖乖写就是了。可是你不写,硬和他顶,最后闹得台长出面,这会让主任觉得你是在拿台长压他,他更受不了了。这件事情,从头至尾你都觉得自己是对的,但人生的很多事情,不是简单的对错是非之分,更多的的只是“过”和“不及”之分。想想这里面你有多少地方做的太过又有多少地方做的不够?更大的责任是在你呀!退一万步说,即使责任全不在于你,你也没有必要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、满腹怨气,何不以一种超然的态度将一切看淡、想开?执着是好的,但太过执着就是病态,要懂得在适当的时候开导自己:人生就是这样的,岂能尽如人意?但求无愧于心。活的开心比什么都强!”
       我又说:“你说你看不起主任,心里有这种感觉,势必会在平时的言谈举止中带出来,这是非常伤人的,主任会觉得他的尊严和微信收到了挑战,你越是看不起他,他越是要用权来压你,这样恶性循环,他不痛快,你更不痛快!心里老是不痛快,身体自然会受到影响。也许主任的专业水平的确没有你高,但其他方面呢?比如交际能力、人生阅历等等。多看看别人的唱出,多赞美别人,多想想自己的弱点,多向别人示弱,这会让别人心里觉得舒服而且有安全感,别人就会对你很友善,愿意支持你,这并不是放弃原则更不是虚伪,而是为自己为他人创造一个和谐轻松的人际环境,在这种环境里工作起来,大家都心情舒畅,更容易出成绩。”
       我的一番分析让李文江豁然开朗。下一次他来的时候,说自己的颈椎的症状已经明显减轻了,虽然颈椎不疼了,但肩部的两块“斜方肌”不知怎么又酸痛起来。我告诉李文江:“‘斜方肌’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痛的,只不过以前你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颈椎上,现在颈椎的症状减轻了,‘斜方肌’的症状就显了出来。这也说明曾经占据你心灵的对主任的怨恨正在慢慢消除,其他方面的心理问题开始逐渐暴露。‘斜方肌’酸痛对应的心理问题是你总是担心工作干不完,着急。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,就是不要把工作当做一种压力,而是当成一种锻炼自己造就自己的机会——其实同样的事情,换一种心态去面对,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”
       在接下来的几次心理咨询中,我不可能解决李文江曾经经历的或者是将要经历的所有的心理困境,以及由这些心理困境所引起的身体上种种不适。但我想,通过这几次心理咨询,他会明白一个将让她受益终生的道理,即:身体与心灵,病理与心理,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复杂而微妙的联系,只有不断的完善自己的心理素质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,以一颗平静的心去面对生活中的得失成败、悲欢离合以及各种各样的压力与不公平,才有可能拥有一个具备综合免疫力的好身体。
       请相信:快乐、健康的人生——从心开始。

相关文章